山东琴书省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李巧莲专访

时间:2017-08-12 栏目:非遗保护 点击: 742 次

 来源:山东省文化厅官网

   在省文化厅举办的省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培训班上,来自菏泽的李巧莲参加了第二期培训。66岁的李巧莲,从艺近50年,曾多次获国家级、省级大奖。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唱琴书,爱琴书,担心琴书失传,把山东琴书传承下去”,是自己毕生的信念,“我愿意为山东琴书这门艺术付出一生的时间。”

  当年学唱以听为主

  记者(以下简称记):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习琴书的呢?

  李巧莲(以下简称李):我是菏泽人,琴书最早就产生于菏泽,因此从小就对琴书有一些耳濡目染。真正学习琴书是在我初中毕业后,那时我在村里当团支书、宣传队队长,还担任主要演员,1968年恰好我们县曲艺队招收曲艺学员,30个人就考上我自己,进入曲艺队之后真正开始学习山东琴书和坠子两个曲种,就是从那时开始走上了学习琴书的道路。

  记:您当时学习琴书的主要方法是什么呢?

  李:当时的学习方法就是以听为主,因为那时候没有正规的学校,没有专业的老师,更没有系统的理论知识,主要的方法就是听老师唱两遍之后自己练,很难掌握到唱琴书的要领,因此学习起来非常吃力。有条件之后,我又从专业的书本上研究学习琴书的相关理论,在演出的时候也常常受到李湘云老师等前辈的指导,再加上多年实践经验的积累,总结出了一套自己专属的教学理论和方法。

  记:您能详细地介绍一下山东琴书的艺术特色吗?

  李:琴书,顾名思义是以琴为主,主要伴奏乐器是扬琴,山东琴书为坐唱形式,演出形式一般为二至五人,伴奏乐器有扬琴、坠琴、筝、软弓京胡、琵琶、三弦、板、碟子等,演唱者分饰角色,也兼乐器伴奏,主要特点是以声音化妆、以年代环境故事的变化表演。传统的演唱讲究稳重大方,演唱者正襟危坐,仪态端庄,目不斜视,全靠富于变化的唱腔和有机的伴奏配合来完成故事情节的表达和人物角色的刻画。但随着历史的演变和艺术本身的发展,山东琴书的演唱逐渐打破了旧的演唱陈规,如演唱者可根据故事内容情节的发展和人物感情的变化,面目呈现传神的表情,有时亦可略加手势以助表演,演员之间在演唱中可进行感情交流,还可与观众直接交流感情,但其演唱风格依然保持了稳重大方的基本特点。

  教学生时“忘了时针的走动”

  记:近年来,山东琴书的发展也面临着很多困难,是什么原因让您一直坚持要把琴书传承下去?

  李:2006年琴书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说明琴书艺术是中华文明的宝藏,弥足珍贵,我们不能眼看着它消失,所以我要尽我微薄之力去保护它,这是最重要的一点。还有一点是因为我喜欢表演,喜欢教书。表演是我的专长,琴书演员一人可以分饰不同角色、不同年龄阶段的人,不论化妆还是语言都能够表现演员丰富的内心世界,这是表演中最吸引我的地方。除了表演之外我还喜欢教书,喜欢看孩子渴望从我身上学到知识的眼神,喜欢看他们也像我一样喜欢琴书。有句话说“宁愿给人钱,不愿把艺传”,钱花了就没了,而技艺将会是一生的财富,我想让更多的人拥有这笔财富,而不仅仅看重金钱的数量。

  记:您为传承琴书技艺做过哪些努力呢?

  李:从1998年开始,我将全部精力放在了琴书的传承上,我不断地动员一些艺术学校开办琴书班,并在这些艺校任教。由于当时没有专业的琴书平台,年轻人基本都不愿学,所以我们就下乡招收学员,但招收的学员必须长得漂亮,嗓音条件好,而且对琴书要有热爱之情,要招到这样的学员难度非常大,所以当时出现了“好的不愿学,不好的干不了”的局面。

  后来,在菏泽的中原艺校等共招收了26名学生,经过精心传授,培养了一批琴书精英,学生孔鲁顺连获第九届中国艺术节群星奖、第五届中国曲艺牡丹新人奖两项大奖,学生于发福、白逢燕、刘学燕等获省曲艺大赛三等奖。

  2004年,菏泽学院音乐系创建了琴书班,琴书艺术正式进入大学。琴书班至今已招收八届学生共198人,现已毕业七届。起初,我们让学习音乐的学生也学习琴书,然后从唱歌好的学生里选拔,学生一开始对学习琴书不接受,我不断地给他们讲学习琴书的好处,因为都是我亲自上课,我能保证教给学生真正有用的知识,不只是在琴书行业,在各行各业都用得上的知识。比如,琴书主要学习乐器和唱腔,讲究真假声混合,对于想从事音乐的学生来说,学习琴书可以培养科学的发声方法和乐器演奏,对将来从事音乐工作非常有帮助。

  记:作为琴书班的老师,您主要是通过什么方法教学生呢?

  李:在大学讲台上讲课和在艺校讲课是不一样的,听课的是大学生,监课的是大学教授,得到他们的认可,获得他们的支持至关重要,因此,我秉承着“以艺服人、以德感人”的工作理念,踏踏实实地开始了新的工作历程。

  在课程安排上,我和搭档孙明祥老师通过协商,决定首先对学生强化基础训练,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先纠正发声位置;再练发音吐字“喷、弹、啃、吐、摩”五种功力,练绕口令,练换气,气拖声、声拖字,直到松驰自然,字声统一,气息通畅,字正腔圆;然后练手、眼、身、法、步,练表情上的喜、怒、哀、乐、悲、恐、惊,学会把握人物的内心世界;接着练乐器,练唱腔,直到乐器与唱腔完美结合再排节目。为了弥补时间的不足,在规定一周六节课的基础上,我们用早上班晚下班、加班加点的办法开展教学。孙明祥老师侧重教乐器,我侧重教演唱,我们二人配合默契,全身心地投入到教学中,全然忘记了时针的走动。

  还缺少专业琴书团体和展示平台

  记:您在学习和教学期间遇到过哪些挫折或困难呢?

  李:回顾这一路走来,当然遇到过不少困难和挫折,但我始终坚信“有付出,才能有收获,任何成果的获得,都需要付出艰辛的劳动”。上学的时候天天练功,没有专业的发声方法再加上先天嗓音条件不好,下雪天的时候早起拿着琴跑到外面,用手将水坑边石头上的雪扫开,然后站在上面对着水坑练习,手脚冻裂了也一直坚持练习。晚上的时候,就把头蒙在被窝里偷偷练习,演唱的功底就是靠这样一点点的努力得来的。

  刚开始教学的时候,要想琴书得到学生的认可,就得为人师表,为学生树立好榜样,经常大雪天骑着自行车跑到15公里以外的学校去上课。为了保证不迟到,即使路上摔了跟头,也爬起来继续赶路,腿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学生看到我这么努力,哭着对我说:“老师您这么辛苦,我们不好好学,怎么对得起您的付出啊!”还有一次,我得了胃肠炎,上吐下泻,发高烧,四肢无力,为了不耽误学生排练,输液之后又急忙赶到学校。音乐系主任闫永丽看到这种情景,激动地说:“李老师,你这种吃苦耐劳、高度负责的奉献精神,值得我们全系教师学习!”

  我的搭档孙老师那时住校,他带面粉我买菜,我们自己做饭给学生吃,让他们吃饱了好好学习,我们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对待他们,他们也拿优秀的成绩回报我们。当然,有付出才会有回报,有努力才会有肯定,2008年省曲协主席孙立生来菏泽学院,观看了我的学生演出的节目后,激动地说:“你们的学生用了不到半年的学习时间就演到了这个程度,真不简单。专业班的学生一年也学不到这个程度,可以说是个速成班啦。”

  记:琴书现在面临着青黄不接的困境,您认为快速摆脱这种困境的方法是什么?

  李:摆脱困境最有效的方法是加强对琴书的重视,建立专业的琴书平台,让学习和从事琴书的人们有地方可去。我省目前只有菏泽学院这一所大学有琴书班,因此琴书传承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缺少展示的平台和专业的琴书团体,这也是琴书后继乏人的最重要原因。我的学生经常问我一个问题:他们毕业了应该到哪里去工作?这确实也是一个现实问题。我只能安慰学生说:“你们耐心地等待机会吧,现在政府部门已经越来越重视我们琴书了,等将来琴书事业发展壮大了,你们一定是最得力的骨干。”现在,随着政府对非遗的保护传承越来越重视,政策措施不断出台,保护扶持力度不断加大,给这些人提供的平台也越来越多,所以,无论是琴书还是琴书人,前景都让人感到越来越乐观。

 

 


 

声明: 转载请保留链接: 山东琴书省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李巧莲专访 http://www.sdysyjy.com//info.aspx?ai_id=1169